欢迎访问土地舆情网!

当前所在:首页 > 典型案例 >

2平米土地起纠纷 邵阳男子砍死6岁男童 行凶者女儿:他有精神病家族遗传史

时间:2019-12-08 15:35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32 []

  轩轩生前照片

  “今天你满7岁。我们约好了今天的蛋糕该是个大大的蜘蛛侠了……”11月27日,黄娟(化名)写给天堂儿子轩轩(化名)的一封信。早先母子俩的约定,如今轩轩失约了。

  8个月前的一起土地纠纷引发的冲突夺走了轩轩幼小的生命。黄娟希望法院判处65岁的凶手邓某滔死刑。

  邓某滔女儿接受津云新闻独家专访时回应称,轩轩是无辜的,父亲伤害轩轩是不应该的,儿女愿意替父亲向受害者道歉和赔偿,但轩轩的家属也有过错。

  邻里纠纷6岁男童成无辜受害者

  2019年3月29日,湖南邵阳市新邵县经济开发区塘口村发生一起惨案。邻里两家因土地纠纷, 65岁的邓某滔持刀将6岁的轩轩砍伤,几天后轩轩经抢救无效死亡。

  黄娟不想再回忆当天的经过,失去儿子的痛苦让她至今无法接受,面对媒体的采访,黄娟数次雨泪俱下。

  为了深入了解此起案件,近日,津云新闻记者前往事发地。

  湖南省新邵县的冬天,阴雨是“主旋律”,前往塘口村的路有些泥泞。

  塘口村距离县城约8公里,距离邵阳市区约20公里。塘口村有村民约2000人,邓姓是村里的大姓。

  邓某滔家位于资江边,紧邻资江大桥。他家是一栋5层楼房,门口一块约20平方米的水泥空地就是案发现场。

  邓某滔家门口挂着“塘口村卫生室”的牌子,但大门紧闭没有人员出入,现场已经找不到当初打斗的痕迹了。

  旁边一家超市的老板见有陌生人出现在事发地,于是上前和记者搭话。这位老板确认当天发生了砍小孩事件,但对事件过程三缄其口。不过她告诉记者,当天有人在邓某滔家打牌,可能牌友知道事发经过。

  记者多方打听,找到了案发当天在邓某滔家打牌的邓宇强(化名)。邓宇强说,案发当天轩轩的爷爷邓某兴、奶奶孙某英和凶手邓某滔三人之间因为土地发生了纠纷。

  三人先是在邓某滔家屋外发生了纠纷,随后孙某英用石头砸破了邓某滔家的玻璃门,接着孙某英进屋砸了邓某滔家凳子。

  当时邓某滔家屋内有两桌人打牌,孙某英打砸时邓宇强和其它打牌者曾参与劝说,后来发现孙某英情绪比较激动,邓宇强和几名牌友就离开了。

  事后,邓宇强听说邓某滔用农具柴刀砍伤了邓某兴的孙子轩轩,几天后轩轩重伤死亡。邓某滔刀砍轩轩时,邓宇强并不在场,事发经过并不清楚。

  村民邓庚辰(化名)在轩轩被砍伤后到达了现场。邓庚辰说,当天他刚好办事路过事发地。他到场时,轩轩已经被送往了医院,地上有鲜血。几名男子正在对邓某滔进行殴打,邓庚辰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还上前劝架。

  津云记者从网传的一段监控视频中看到,3月29日17:51左右,一名中年女子迎面跑向一名年轻男子,并双手推着年轻男子往后走。紧接着邓某滔快步冲进画面,年轻男子转身跑开。邓某滔一边跑一边挥动着工具(作案工具为农具柴刀)冲向男子跑的方向,随后又冲向站在空地上的轩轩。

  邓某滔砍向轩轩挥动一刀后,轩轩往前跑动,挥动第二刀后轩轩继续向前跑动并倒地,倒地后邓某滔又向轩轩挥动了第三刀,紧接着多人上前抢下了邓某滔的刀。

  事后记者得知,中年女子是轩轩的奶奶孙某英,年轻男子是轩轩的父亲邓某阳。

  黄娟在微博上发布了新邵县公安局出具的关于轩轩死亡的鉴定书,死亡原因是锐器致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黄娟认为整个事件中儿子没有过错,至今她不明白为什么最后死的是儿子轩轩。

  记者从监控视频中看到,事发时轩轩站在空地上,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侵害,甚至没有任何威胁他人的行为。即便在邓某滔挥动砍刀冲向轩轩时,轩轩也只是躲闪,没有做出反抗或者威胁邓某滔的动作。

  2平方米土地成祸根

  两家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土地纠纷导致6岁的轩轩殒命呢?邓庚辰带记者找到发生纠纷的土地,它位于邓某滔家屋外的一条水泥路边。这块土地与邓某滔家的房子较近,地上长满了荒草,看上去很久没人耕种过。

  邓某兴家的祖宅和邓某滔家的房子相距约30米,两家房屋之间夹着另一户邻居的房子和争议的土地。

  土地旁边的水泥地面上有一条长约2米的切割线。邓辰庚说,切割线是案发当天邓某兴用工具切出来的。邓某兴和妻子孙某英在对水泥地切割时,遭到邓某滔的阻拦,随后三人发生了纠纷。

  邓某兴在接受津云记者采访时表示,发生纠纷的土地是事先村干部许诺给自己的。

  邓某兴说,发生纠纷的土地约2平方米,旁边是2017年村里修的一条马路。修马路时,占用了邓某兴家的土地,按理应该给他家补偿。马路修好后,邓某兴发现路边还剩了部分空余土地,就和村干部协商,把剩下空地和之前修路占用自己的土地进行置换,这样村里就不用再额外补偿邓某兴家了,邓某兴的说法得到了村干部的许可。

  邓某兴还说,2018年,邓某滔在未告知邓某兴的情况下,将事先村干部许诺给邓某兴的部分土地私自用水泥硬化。

  案发前一天,村干部,邓某兴,邓某滔三方在一起协商土地划分的事,邓某兴说事先被硬化的土地就无偿让给邓某滔。村干部说,剩下一些没被硬化的就给邓某兴,三方协商好后就不要再为土地的事发生纠纷了。

  邓某兴说,自己认可,当天邓某滔也认可了。可没想到案发当天邓某滔却反悔了。案发当天,邓某兴和老伴孙某英带着工具去切割地面是为了划定双方的界限,以免以后再发生纠纷,没想到此举遭到了邓某滔的阻拦。

  案发后,邓某滔的四个儿女从外地赶回老家。他们多方了解事发经过,搜集佐证。

  邓某滔的大女儿邓某群告诉记者,一开始他们并没有想面对媒体,毕竟自己的父亲有过错。她们多方找中间人向轩轩的家属道歉、赔偿,希望征得对方谅解。但事后看到,网上的声音除了对轩轩的同情外,对事发经过的很多细节忽略了,这让他们无法接受。

  邓某群告诉记者,邓某兴家十几年前就搬到了附近镇上居住,只有在过年过节时回老宅。平时他家老宅没人居住,争议的土地闲置了多年,而且狭小的土地也基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不知邓某兴这次为何非要弄清楚土地的事。

  邓某群向记者解释称,自家的房子是安置房,原来的老房子在修资江大桥时被占用了,如今的房子盖在了自家原来的果园里。村里修水泥马路也占用了自家一小部分土地。邓某兴用切割机划定的区域紧邻自家的排水口。

  按照邓某兴的说法,2017年村里许诺将邓某滔家排水口附近的土地划给邓某兴家时,也没告诉邓某滔,如此划分明显影响到了邓某滔家的排水。

  邓某群了解到,案发前一天傍晚父亲和母亲协商后认为,一旦按照三方协商的结果划线切割土地,那么自家的排水口会受影响,甚至水会排到邓某兴家的土地上。邓某滔案发前一天下午给三位村干部打电话称,不同意分割方案。但不知为何案发当天,邓某兴还去分割。

  邓某兴告诉记者,他并不知道邓某滔单独和村干部说,不同意之前协商的分割方案。对于邓某滔担忧的排水问题,邓某兴说,即便土地分割完以后也不会阻碍邓某滔家的排水口,因为邓某兴家也要从同一块区域排水,当时村干部也说了,不管谁占用这块土地都不能妨碍别人,也要预留排水口。

  邓某兴表示,他用机器切割的部分是邓某滔自己用水泥硬化的区域,切割只是为了做个分界线记号,并不是搞破坏。

  邓某群则说,争议的土地每到下雨天都是泥泞不堪不便通行,2017年村里修路的时邓某滔为了方便通行自掏腰包给了村里修路队一起修的水泥路,这个事情村里也是知道的。事发当天,邓某兴又要把邓某滔自行修的水泥路切割归他管。

  从始至终,邓某滔只是希望自家排水口不被占用和堵塞。

  争议土地未进行集体表决归属权

  对于双方争议的这块土地,究竟该属于谁?究竟以什么样的方式划定归属呢?

  津云记者联系了塘口村村干部邓清平,他告诉记者,两家争议的土地是村里的公共土地,当年修路分别占用了两家的土地,占用的邓某兴家的土地多些,占用邓某滔家的土地少些。

  对于两家的争议,村里开会研究过此事,邓清平和邓某滔家有亲戚关系,于是就回避了研究过程。

  案发当天,双方发生了争执,邓清平也到场协调处理,并让双方到村委会解决。因为临近下班,就让双方转天再到村委会协调,没想到悲剧很快就发生了。

  对于争议土地,是村干部私自许诺还是村民集体或者村民代表投票表决争议土地的归属权呢?对此邓清平并没有直接回应。

  记者联系另一位村干部邓祥春了解情况时,对方只说了一句:“没时间”就挂掉了电话。

  记者辗转联系上新邵县经开区社会事务部汪部长。汪部长对双方土地纠纷一事曾进行过协调。汪部长说,双方争议的土地并没有经过村民集体或者村民代表投票表决。

  原计划3月30日让两家到村委会去,进行村民集体投票表决争议土地的归属权。如果两家对表决结果有异议,可以到经开区相关部门行政复议。但还没等得到投票表决,悲剧就发生了。

  究竟谁打了谁?

  邓某兴告诉津云记者,他和老伴孙某英在切割分界线时,邓某滔从屋里跑了出来。当时邓某滔一只手拿着铁锤,一只手拿着不明液体,在切割现场邓某滔将孙某英头部打肿。

  事后,孙某英跑到邓某滔家打砸。孙某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被邓某滔打过以后,邓某滔边骂边走,孙某英和邓某滔就互骂了起来,孙某英顺手捡起了一块石头砸碎了邓某滔家的玻璃。随后孙某英冲进邓某滔家的屋子,捡起了屋里的凳子砸了几下,然后孙某英从屋里出来,坐在了邓某滔家门口。

  黄娟告诉记者,她听孙某英说,邓某滔打了她的脖子,以至于她脖子上有红色印记,孙某英还给邓某滔的妻子看过被打的印记。

  邓某群向记者独家提供了自家监控录下的视频。视频显示,案发当天下午16:08左右,邓某滔在自家客厅内看牌友打牌。16:09左右,邓某滔在客厅饮水机内用水杯接了一杯水并一直攥在手里。16:10左右,邓某滔端着水杯进入里屋后没多久突然返回,一路小跑穿过客厅跑到外面。此时,邓某滔一只手握着水杯。几秒钟后,邓某滔又小跑回客厅,在靠近争议土地位置的窗口看了看,在到达窗口前邓某滔将水杯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16:11左右,邓某滔在窗口看了一眼后再次一路小跑穿过客厅跑向门外。邓某滔跑出客厅前,左手中没拿物品,右手将一个物件边跑边揣进了口袋。邓某群说,父亲右手拿的应该是手机,但无论如何也没有拿不明液体和铁锤。

  16:13左右,孙某英的身影出现在邓某滔家客厅,邓某滔跟在孙某英身后进入客厅。几秒钟后,孙某英抓起一把凳子砸在地上。

  邓某滔跟在孙某英身后,两人发生口角。16:13:29,邓某滔有一个向孙某英甩手的动作,孙某英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脸部,但两人没有发生肢体接触,随后两人继续争吵。靠近邓某滔家大门口的牌友逐渐散去,邓某滔和孙某英继续争执。

  16:14左右,邓某滔从客厅走进另一间卧室,孙某英连续举起两把凳子砸在地上。随后,邓某滔从房间走到客厅,然后走到大门外,孙某英也跟着走了出去。

  邓某群说,自己的父亲在屋内并没有和孙某英有肢体接触。监控并没有拍到切割现场父亲是否打了孙某英。如果孙某英被父亲打伤,那么请对方拿出被打伤的证据和医院的伤情鉴定报告。

  孩子父亲的出现成事件转折?

  时间来到了案发当天17:50左右,监控视频中显示,孙某英和一男一女在邓某滔家门前空地上说着什么。不久,轩轩和姑姑邓某扬出现在画面中并走向了孙某英。几秒钟后,轩轩的父亲邓某阳也走向了孙某英。

  邓某阳在孙某英面前停留了约4秒钟后,突然跑向邓某滔家门口方向,随后拿起一把凳子快步冲出了监控画面。孙某英和邓某扬追在邓某阳身后,轩轩自己站在空地上。

  几秒种后,当邓某阳再次出现在画面中时,他手里凳子没有了。孙某英双手推着邓某阳往后走。

  17:51:09,邓某阳转身向后跑,孙某英快步跟在邓某阳身后。一秒钟后,邓某滔手拿着柴刀出现在画面中,接下来就出现了轩轩被砍的画面。直到邓某滔向轩轩挥动第一刀后,众人才开始试图保护轩轩。过程中,轩轩的姑姑邓某扬手部被砍伤。

  17:51左右,邓某滔被众人抢下了柴刀。 邓某滔倒地后,头部遭到多次踢踹。在邓某滔被打期间,邓某阳将轩轩带离现场。

  邓某群说,轩轩是最无辜的,自己的父亲挥刀砍向轩轩是最不应该的,这点没有什么可争辩的。

  但在监控17:51:55左右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被打倒在地没有还手之力,还遭到邓某兴多次踢打,甚至还被邓某兴用砖头砸中身体。

  邓某群认为,在邓某阳出现在画面之前,父亲和孙某英只是口角之争。在画面中还看到,自己的母亲外出回来后,还给孙某英倒水,尽管双方仍然在发生争执,但并没有肢体冲突。

  邓某阳出现后,没有去劝说和调解,反而举起凳子。邓某阳举着凳子冲出画面后,直接将凳子砸在邓某滔头部,导致他头部受伤。

  邓某群认为,孙某英在自己家中打砸,和父亲发生争执一个多小时,双方情绪比较激动。加之邓某阳的过激行为,激怒了父亲,酿成了悲剧。

  事后,邓某群姐弟进行了多方取证,他们了解到,邓某阳是邵阳市大祥区检察院的一名工作人员。案发前邓某阳纠集了多名人员前往邓某滔家打人。

  邓某兴方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邓某阳叫的人都是自家亲戚。不过邓某群说,其中一名被邓某阳叫来打架的男子和邓某滔二女儿的同学,该男子并没有参与殴打邓某滔。

  邓某群多方打听了解到,邓某阳从邵阳市前往塘口村半路途中接上了男子。男子没下车的原因是因为在路上和邓某阳聊天时得知,要去打架的地点是同学家,邓某阳要去打的人是竟然是同学的父亲,男子不好意思下车。

  邓某群认为,从邓某阳工作单位到案发地驾车大约1个小时时间,邓某阳从工作单位出发时很可能还是上班时间。邓某群认为,邓某阳身为国家检查机关工作人员,纠集人员参与打架斗殴,还亲自上场打伤老人,如此做法是否存在过错?

  邓某群还说,在邓某滔和孙某英发生争执过程中,邓某滔的妻子和多次报警,但警方并未及时出警。邓某兴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了类似的情况。

  凶手精神异常?

  4月11日,犯罪嫌疑人邓某滔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依法执行逮捕。该案公安机关已侦查终结,并于5月23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该案原定于8月7日开庭,在开庭前,邓某滔家属申请对其进行精神鉴定。

  对此,有很多网友质疑邓某滔家属的做法,难道邓某滔希望通过精神鉴定逃脱法律制裁吗?网传的视频中,看不出邓某滔有精神问题。

  邓某兴并不认为邓某滔有精神问题,他告诉记者,邓某滔曾和村里其它邻居因为纠纷动手打架,邓某滔很霸道,是“村霸”。

  邓某群提供了2014年父亲和邻居打架后的调解书,最终由对方赔偿邓某滔医药费和其它费用共计2000元并在派出所道歉,最终双方和解。邓某群还出具那次打架后父亲在医院的诊断书,当时父亲的头部受伤。

  邓某群进一步解释称,因为家中房子拆迁和周边地界不明,父亲和村民产生过几次纠纷,每次纠纷都是对方找上门来先动手打父亲。由于邓某群姐弟常年在外,没有照顾好父母。她同时也表示,因为拆迁和纠纷导致父亲性格偏激,此外邓某滔家有精神病的家族遗传史。

  在邓某滔的精神鉴定前,法院选择了位于北京和广州的两家具有国家级相关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由双方家属抽签决定选择其中的一家,最终选中了广州的中山大学医鉴中心,并计划于9月25日对邓某滔进行精神鉴定。

  邓某群最先聘请的律师告诉她,广州的鉴定机构没有给邓某滔做精神鉴定,最终还是回长沙做的,鉴定结果为邓某滔是具有完全刑事能力。

  为何邓某滔没有在广州进行精神鉴定呢?邓某群辗转获得了一份“拒绝函”,是中山大学医鉴中心给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送的。大致内容是:2019年9月24日上午,一行自称为被害人代理人(约七、八人)到我中心对该案鉴定的启动、嫌疑人的安全问题、可能会逃脱、鉴定过程的合法性等提出质疑,书写了“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中,说明人落款:王小艳、易胜华)”一份,并一直围绕我中心值班鉴定人要求回答上述问题。

  我中心明确告知代理人,本中心不会会见当事双方委托人和家属,请他们离开中心。被害人代理人在我中心滞留近2小时,将鉴定人围堵在办公室及电梯不让离开,言辞激烈,情绪激动。在毫无根据情况下扬言“我中心与被害人有勾结猫腻”,此行为已经影响到鉴定中心的正常秩序。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九条:鉴定活动受到严重干扰致使鉴定无法进行,本中心终止本案鉴定。

  邓某群表示,她事先对鉴定过程中的插曲并不知情,也没有人告知她邓某滔回到湖南做了精神鉴定。当初是邓某兴一方要求去国家级鉴定中心的,事后邓某兴一方的代理律师又大闹鉴定中心,这是何故?邓某群对当下的鉴定结果表示怀疑。

  记者联系中山大学医鉴中心,值班法医表示,当天确实发生了被害人代理人到鉴定中心讨说法一事,具体情况已经书面提交给了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对此情况,津云记者联系了邓某兴一方的代理律师—北京勇者律师事务所易胜华律师,对方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凶手方没道歉没赔偿?

  记者在塘口村走访时得知,邓某滔和邓某兴家不仅是邻居,还是刚出五服的亲戚,两家关系原本不错,邓某阳和邓某滔的二女儿是小学同学,不知两家为何闹得不可开交以至于悲剧的发生。

  邓某兴告诉记者,案发后凶手方没有赔偿,也没有道歉。

  对此说法,邓某群表示,自己姐弟四个都在外地,案发后第一时间赶回老家,姐弟凑钱给轩轩垫付了医药费。邓某群出具了一张收条,上面写有三笔款项共计3.5万元,其中3万元用于轩轩的医药费,5000元用于邓某扬的医药费。其中有一笔1万元收款人签字显示为邓某兴。

  邓某群还出具了一张写有5万元的单据,用途中写明3.3万元是轩轩的安葬费,单据中有见证人和领款人的签字。邓某群说,这5万元是给轩轩一方的赔偿款,交由村委会保管,不知道轩轩家属是否前去领款了。

  案发后,邓某群委托村里人前去给邓某兴一家道歉和垫付医药费。对此说法,汪部长表示,案发后他前去协调过,邓某滔的家属确实垫付了部分医药费,将赔偿款交到了村委会暂时保管。

  凶手应该如何定罪?

  11月12日庭审中,邓某滔当庭要求更换辩护律师,法官同意了。邓某滔的做法在网上引起热议,有网友认为邓某滔既然知道更换律师,还能说他精神有问题吗?

  邵阳市检察院的起诉书中认为邓某滔应以故意杀人追究其刑事责任。

  邓某滔家属新近委托的律师是重庆百君(成都)律师事务所王万琼律师。王万琼律师接受津云新闻独家采访时表示,这是个不该发生的悲剧,一起普通的邻里纠纷最终导致血案。

  王万琼律师仔细查看了现场视频和轩轩的伤情、死亡报告等材料后认为,邓某滔砍向轩轩的三刀中,前两刀落空,第三刀砍中了轩轩。事件中,邓某滔和轩轩之间没有恩怨,甚至不认识轩轩。邓某滔砍杀轩轩的动机是什么呢?

  邓某滔在案发时精神状态是否正常?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相信通过庭审,会揭示全案的真相。但对案件整个过程了解后不难发现,这起悲剧的起因中,被害方家属尤其是轩轩的父亲邓某阳存在重大过错。两家老人发生争执,邓某阳到场时冲突已经结束,邓某阳在未了解情况下立即拿起凳子砸了邓某滔导致冲突再次产生并陡然升级。

  邓某群多次表示,轩轩是最无辜的,对轩轩的遭遇她和家人深表同情和歉意,几个儿女愿意代替父亲道歉和赔偿。邓某群认为,邓某阳的出现并拿凳子砸人让矛盾激化,他是有过错的。

  黄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儿子是无辜的,希望判处凶手死刑。目前,黄娟暂不便对案件回应更多,她表示一切交由公安部门和法院处理。

  目前,该案尚未开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本网概况 | 会员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土地舆情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中农兴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主办——金政互联·三农法制调研176网站群平台成员——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土地舆情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9 tdyq.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7469288、010-57028685、13381000694 监督电话: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469288
联系邮箱:tdzaixian@tom.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客服1: 客服2: 业务: